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

“让珍贵的红色资源串点成线”(壮丽70年 奋斗新时代·记者再走长征路)

2019-08-01

  游客在强渡大渡河渡口留影。
  本报记者 王明峰摄

  四川省雅安市石棉县擦罗彝族乡楠桠村,一棵百年的青冈树苍劲挺拔。当地人说,1935年5月,中央红军途经此地前往安顺场,曾把战马拴在这棵树下休整。

  安顺场位于石棉县西北部,松林河由此汇入大渡河。大渡河水流湍急、河岸陡峭、暗礁密布,素有天险之称。

  “中央红军虽然暂时摆脱了敌人的围追堵截,但要实现北上与红四方面军会师的战略目标,就要渡过天险大渡河。”四川省委党史研究室党史专家龚自德介绍,“敌人企图把中央红军围歼于金沙江以北、大渡河以南、雅砻江以东地区。能否抢在敌人重兵到来之前成功渡过大渡河,成为中央红军面临的又一次生死考验。”

  “1935年5月24日晚,中央红军先遣队冒雨急行、夜袭安顺场。”石棉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宋廷刚介绍,“红一团团长杨得志和一营营长孙继先率领一营,兵分三路消灭安顺场守敌;一连正面攻击,从安顺场南面冲入场内;二连和营部机枪排由场东南面沿着大渡河边迂回攻击,直插渡口,堵住守敌退路,并负责找船;三连左侧出击,从安顺场西南冲锋。”

  “敌人为阻挠红军渡河,收缴了南岸船只和造船的材料,一营二连沿河搜索时,恰遇驾船逃跑的敌兵,便奋起直追,夺得当晚唯一的木船。”中国工农红军强渡大渡河纪念馆副馆长付婷婷介绍,“红军准备按计划连夜渡河,但当地船工说,大渡河正值汛期,即便经验丰富的船工都有翻船危险,夜晚强渡更无可能。于是,红军定于25日上午9时,由孙继先率领渡河奋勇队,在船工帮助和我军火力掩护下,冒着枪林弹雨强渡大渡河。”

  “占领对岸阵地后,不少船工被红军的精神所感染,自愿加入到帮助红军渡河的队伍中,最多时增加到77人。”石棉县委党史研究室主任刘洪补充说,“由于水深流急,无法架桥,而且渡船量少,难以迅速过河,同时身后敌兵向大渡河逼近,中革军委决定由红一师和干部团在安顺场渡河,主力部队沿大渡河西岸上行,左右纵队夹河而上,共同夺取泸定桥。”

  2018年,这里建成了教育基地。“红军精神是我们宝贵的精神财富,让珍贵的红色资源串点成线,推动红色基因融入血液,是我们神圣的历史责任。”雅安市委宣传部副部长袁久胜说。

  安顺村村民张杰说,“我们这里是‘红色安顺场’。现在,全国各地游客络绎不绝,到这儿再走红军路、参观教育基地。等我的孩子大了,我还要把强渡大渡河的故事讲给她们听,让红色精神在安顺场代代传承。”
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19年07月28日 04 版)

(责编:牛镛、岳弘彬)

热门文章

随机推荐

推荐文章